“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又一年了,亲爱的“番茄”,你还好吗?你是否也像我这个“炒蛋”那样思念着你呢?

一直以来,可爱的你总是身着干净利落的红衣,穿梭在宿舍——教室——餐厅之间,而爱闹腾的我,总是一遇“油”(you)就“成型”了。

“嘿,兄弟,你没救了!”记得那一天,你生无可恋地拍拍我的肩膀,像个别扭的小娃娃一般,背对着启而不发的我闹起了小脾气。我也一脸无奈,我们正在演算的这道题也太坑人了吧,如同迷宫一样,曲曲折折、峰回路转的,无论你如何讲解,我无论如何思考也看不到“柳暗花明”。

“亲爱的小美女,快点儿再讲讲嘛,我就快有思路了。”我用手戳了戳她的后背,百般讨好。

她面无表情地再次转过身,食指捣着作业本子邦邦响:“都四遍了!你知道不?”她用她那高分贝的声响向我嚷着。

“河东狮吼也不过如此。哎呀,你最美了,快点儿吧。”我不生气,拉起她的手继续实行甜蜜攻略。

她那严肃的面容再也绷不住了,无奈地摆摆手:“最后一遍,真是拿你没办法!嘿嘿嘿!”我傻傻地冲着傻笑的她笑,她用笔敲敲我的头:“发什么呆呀,草稿纸没了,再去拿一本!”

“好的!”我十分狗腿儿地笑笑。一秒入题,她神色正经,在本上圈圈点点,我一转身也随之投入题海。

那个悠闲的星期日,我开心地走在通往村口的大路上,欣赏着周围的垂柳依依、花香鸟语时,我忽然感觉脖子后猛然一凉。我眉头一皱,急速伸手向后面摸去。我纳闷极了,大晴天哪来的水?我仰望天空,头顶一片清朗,万里无云,丝毫没有下雨的迹象。万般疑惑之时,银铃般的笑声从背后传入耳中,转身向下一看,果然是你,一脸阳光地蹲在我身后的地上!先前的一切疑问在看到你时茅塞顿开。

“你这个熊孩子!”我边叫嚷边动用“一指禅”的功夫向你的额头点去去。

“来呀,追我呀!”你灵活地起身左闪右躲,刚才的所有心情都全转换成追你的动力。我知道,善解人意的你是看我不开心逗我呢。

长时间的相处,我们如同“番茄炒蛋”一样彼此成了心心相印的朋友。你内向,我外向,你慢热,我自来熟,你影响我,我影响你,这些美好的记忆,永远属于我们。我会珍藏那份儿留在心中的“番茄炒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