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又来了,同样的人,同样的景,不同的是,我们都褪去了一身的稚气。时隔几年,再次来到了这片人工湖前,却是不一样的感觉。

我随家人一年来一次昆山,与其说是为了看望外婆他们,倒不如说,是冲着找表妹玩而来。

到了昆山后,我便和表妹便到处转悠,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那片湖前,存着幼时记忆的小匣子,便就此打开…

第一次来这条湖,好像也是在不经意间,那时正值初春,我和妹妹坐在湖边的台阶上,向湖中望去,想找找是否有小鱼儿生活的痕迹,没想到,鱼儿没找到,却找到了一群刚孵化出的小蝌蚪!我发现了,便兴奋地指给妹妹看,我们两个便一齐激动起来,也不在乎是否穿的是新衣服和新裤子,就直接踏入了水中,水刚好没过了脚踝,也不深,从下而上,用手做网状,掬起,便笑。我们笑着,闹着,直到没有力气,才爬回了岸上,拿着一瓶瓶的蝌蚪,随意将袜子和鞋套在脚上,便走上了回家的路。回家自然是逃不掉—顿臭骂的。我做姐姐的,当然要把责任都拉到自己身上,所以,每次我不仅要被外婆多骂几句,还要挨几下妈妈的打。如今和妹妹聊起这事,也是令人忍俊不禁了。

如今,我又来了。静静地看着平静的湖面,只是不再有蝌蚪的踪迹。

妹妹将眼睛从湖面上移开,手指着不远处,转向我,问:“姐,你想爬上湖边的那座大的假山吗?”我竟一时愣住了:“想啊,当然想啊。”妹妹便笑了:“那我教你爬吧!”说着,我们便绕着湖,走到了假山前,“我马上先上去,然后拉你。”妹妹说着,便像小猴子一样,三下两下就爬上了有她一半高的岩石,转过身,把手伸向我,使出她的“洪荒之力”将我拉了上去。这样反复,不知不觉,我们便到了山顶,果然,站得高,便看得远,我看见了以前从未看见的景象,也看见了,旁边比我瘦小很多的妹妹,可身体却是因为长期练舞而挺得笔直,她戴着一副快有她脸大的眼镜,注视着远方,嘴角上扬。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她真长大了。到下山的时候,也是她一直搀扶,保护着我,小时候因为胆小,怕狗,柔弱的一直需要我保护的妹妹,竟然会保护我了!果然是长大了啊!我不在时,相信她也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了。

时隔几年,我又来了,来到湖边。原来是我握住妹妹的手,而现在,妹妹握紧了我的手。

湖光潋滟,我和妹妹的情谊随着湖水一直荡漾在我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