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也是这样的,隐匿自己的内心,但父母的爱和无私像一缕香,飘入我的心中,改变我。那时候我还是在念小学,晚春,已经开学一段时间了。那次又和家里闹矛盾,我随手抓了一件衣,裹在身上,气冲冲地跨着步子,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走得很快,路旁的花开得正盛,露珠在玫红色的花瓣上滚动着,像只脱缰的野马眨眼的功夫从层层叠叠的花瓣中落下,露珠把花浓烈如酒的香气和它自己一同带到大地中,像一个骑士等待着在下一个凛冬守护着他的公主。我边走着,泪水一滴滴是擦过膝盖的声音虐着我的耳朵,刚才的画面又不自主地窜上心头。我也是这样的小家子气呀!不一会儿,我的脚步变渐渐缓慢了,全身瑟瑟发抖。我搓捻着双手,拉扯着衣袖,愕然低头,看着身上,这么薄!脸庞怎么会痛?原来飒飒的风来安慰我呀。朝霞光从地平线一直铺到天上,好高好高。我浸在里面缩着身子,没有任何感觉。看着一路上被风掠起而在地平线上起舞,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我错得那么的纯粹。

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声唤我的声音,是父亲。我止住了脚步,回头看,父亲穿着一件毛线抱着两件衣服向我跑过来,再看看路程,已经过半了。父亲跑到我的跟前,气喘吁吁的,他把其中一件递给了我。我缩着身子低着头接过了衣服,不敢抬起头。然后他对我说:“穿上!”“我——”我支支吾吾的,“先去学校,等你回来再说!”他说,他见我穿上衣服,这才回去了。我也去了学校。

放学后,我十分不情愿回去,所有走得很慢,西下的太阳把我的影子拉得好长。我一步步地走,可还是到了家里。我不敢进去,只好停在离家不远处的田圃上,等着夕阳西下……

他们终于还是找到了我,本以为躲在那里就可以了,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他们脸上的惊喜和一种如重重释,现在已经已经很晚了,我怎么这么笨!

我们一起回去了,月亮把阴影拉长了,路上的小径好像一条银灰色的蛇中间睡觉,田圃周围的树弯弯区区的阴影成了蛇的纹彩。树枝迎风摇,像是在抚摸月亮的脸,想抹除掉那遮掩清光的灰色皱纹。

我们回到家里,他们问了我原由后,便是一阵一阵的叹息。然后母亲拍着我的肩膀“大家都不对,这次不会打你,但是你要为早上的事情到欠,而且以后绝对不能够再这样了!”……

我亏欠他们的情绪真的好多,父母的温柔我的冷漠让亲情起雾了,如果亲情起雾,那画在窗口是模糊还是清晰?我想我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