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他。他就是一个魔鬼。

一岁的时候,他便把我留在外婆家,自己去外地打工。我每天哭着喊着跑遍每个房间,却找不到他的身影。

七岁的时候,同学们都嘲笑我没有爸爸。我哭着说,爸爸去给我挣钱了,他会回来的!其实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说他会回来,只是安慰自己罢了。他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我的梦中,却只是遥远而模糊的背影。

十岁那年,他决定把我接到他身边。我满怀欣喜地到了他所在的城市,那么繁荣,华丽,怪不得他不愿意回来。他很暴力,当我做错题、成绩差、挑食的时候,他就会拿起身边的苍蝇拍,皮带,木棍,扫帚等一通乱打。每次挨过打后,他留给我的除了一道道红印,还有眼泪和凝结在心头不满与委屈。

十四岁的时候,他带我回老家上学。学费加上生活费一年大概要一万元,父亲二话不说,把学费付了。转过身,他胡乱地拍了拍我的肩,粗声说:"我挣钱,就是为了你。好好给我学习,别对不起老子给你交的学费。”

我开始试着接近他。我看到了他肩膀上被重物所伤刺目的伤痕;我看到了他半夜归来时疲惫的面孔;我看到了他晨曦中离开时匆忙的背影。我看到他头上的银丝越来越多;我看到他挺拔的脊背慢慢弯曲;我看到他英俊的脸庞上皱纹在蔓延……

我生病了。他一把推开教室的门,冲到我身边,把手搭在我头上:"真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就你事多。”他嘴里在埋怨,可我却看到了他眼中的焦急,额头的汗珠,还有那身来不及换掉的脏工作服。

我成绩提高了。他把成绩单仔细端详了几天,好像那里面有无穷的宝藏。他逢人就说,我闺女进步了,她是我的骄傲。语气里满是炫耀和满足,完全不理会别人敷衍的应和……

其实他是爱我的,只是这爱,似夏日骄阳,热烈如火,简单而粗暴,容易将人灼伤。如今,我读懂了他,也读懂了他的粗鲁与蛮横下隐藏的爱。这爱似春风,吹散了我以往所有的不满与委屈。这爱似灯塔,照亮了我前进的方向。

父亲今年四十了,我不想让他那么累了,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养活他,让他过上幸福的日子。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他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他岁月长留。一生要强的爸爸,还在为我而担心吗?你牵挂的孩子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