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真的没什么可说的。我不想极力夸赞我们之间的友谊多么的深厚,不想表现时光离去但我们的友谊依旧未褪色,我们的友谊淡如水。但为了我们七年的友谊,我还是要说一些。

其实相处久了,两个人会发现没什么话题可说了。但这并不代表三分钟热度。只是因为两个人渐渐产生了默契,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短短的话,都胜似甚至胜过长篇大论的聊天。

既然这样,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就来说说我们之间的点滴吧。毕竟一份珍贵的友谊不是惊天动地、一口吃个胖子,而是细水长流,始于垒土。

你是有福同享有难你当那种的,无私地将好东西一起分享,自私地将愁苦、误解自己消化。两人上课说话被发现,你第一句话就是老师我先说的,跟他没什么关系。老把事往自己身上揽、把我洗白,搞的老师对你一直没有好印象。说起来,我还很愧疚,一直觉得对不起你。

那一天上课。你神秘兮兮地打开一个铁盒子,说昨天抓了一只壁虎。我满心期待地看着他缓缓把盖子打开,当时的场面记忆犹新——

一小片卫生纸,上面放着几片一看就知道是从路边摘来的而且壁虎一口没动的叶子,但是壁虎却不知去向。当时两人睁大眼睛、脖子前探,目光都落在空的卫生纸上。此时,老师讲课的声音格外的大。

你说:“完了,万一它钻哪爬哪可怎么办啊!”

后来,我们忍着恶心,头皮发麻地神游了几十分钟,直到下课。

下课了,我们开始四下找壁虎。突然有位同学指着屋顶惊呼起来:

“看!一只壁虎!”

“是不是你那只。”我用胳膊肘顶了一下他。

“是,是吧……”他看了许久,随后不好意思地坐回了座位上。同学们围在壁虎下面,仰着头看。

“还有花纹,挺好看的哈。”我朝同桌笑笑。

可笑的许多事情,犹如可笑的我们正值可笑的年华。同桌换了又换,不知换了几轮,独不能忘的,是你。

真可笑。你的同桌,同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