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是生命的大美和庄严,也是人生另一个难得的境界。”

我们生活在哪?在一个城市里,一个喧嚣热闹的世界,一个霓虹满街的世界。这里的我们,有的在寻找着智慧,有的在依靠着智慧,而真正满是智慧的人,隐蔽在素净之处,尤似仙境,宁静安详。他们或许孤独却又执着追求真理而忘却了孤独,只素然脱俗,孑然一身。世间无物能与他们相称,唯有素,只有雪。

雪为什么那样素洁而美丽?是因为它忘记了原来的颜色,原来吵闹纷争的颜色,所以它们美得使人向往,美得使人心惊。说“梅须逊雪三分白”,只是三分,它晶莹素洁之中,几分生气,几分笑意,几分淡然,要梅怎么相比?

生活中,我们一直寻找知己而未果,是否因为我们没有素面对人,素面对心。你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谎言,戴上一面又一面妆容,而真心交谈时,才发现真实已丢失到虚假中,不可寻,弥无处。而跌倒过的人常会学得真诚,因为他们脱去华丽外衣装饰,素面朝天,素面同心。他们总素素的追求,不停地追求;那不含杂质的追求,那晶莹剔透的眼眸,使我们扪心自问,愧于自己。

而人生中的素,我不知道,也不足以知道。只看那作家的散文,或许也渐渐知道:幸福有时也不过是安然的逛街;是孩子回家时扔在凳底的臭球鞋,你去收起。家也许不是有多么华丽堂皇,可能只是那段旧时光;母亲节的礼物也不要是华丽的礼物,只是好好交心;好的厨艺不是佳肴美酒,只是一锅清粥

又如作者所言,栀子花的美丽缘于它开得素洁清香;文字的追求缘于它的素雅自然,缘于心底;对艺术的赞美自于画的素美纯洁;爱情的向往自于它的“终无语,竟是最深情时”

总而言之,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万物之本不过一“素”字,人生之旅不过“素”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