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张陈旧泛黄的稿纸,没有记载着任何回忆与往事,没有任何属于某些人某些事的情感,没有任何起初的自身的使命,甚至有时我也在想,它是否是属于我的。

总是想写下一些不快乐的事情,哪怕像是早晨因偷懒赖床五分钟导致上学迟到被老师训斥这种小事。

手指夹着笔托着下巴,眼神呆滞地凝视这张稿纸。渐渐地,脑海中便浮现出些许淡淡而支离破碎模糊不清的回忆,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回忆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呢?因曾几何时经历过发生的事是存在的,但记忆的年轮使之离我而去遥远的触碰不到,甚至有的想割舍忘却但还是无形的在脑海中最私处挥之不去。所以,答案仍旧是一个问号。

总是听见上班族的哥哥姐姐们感叹童年美好,青春飞逝,学生年代时的点点滴滴相诉不尽,似水的年华早已东逝流去,他们渴望回到那时的纯,那时的真。

我总问,为什么?他们的回答也总是那句听似敷衍的话语,你不懂。

有时候我用尽全力想睁开朦胧惺忪的双眼,看到的,瞧见的,只是周身的一片黑暗。如果说一个人的存在是斑驳的颜色,那颜色便也察觉不到彼此间的讯息。剩下的,只有永恒不变的灰与黑。斑驳,已不再斑驳了。

忽然忆起往事中的辛酸点滴,嘴上虽说不在乎的事情,其实内心越在乎,并且在梦中会毫无保留的浮现出来。有人说梦是虚幻的,还是现实一点比较好。但我觉得真正的现实就是梦,不是所谓的生活。有的人活的很假很累很虚伪,只有在梦中寻找真实的自己,他们很可怜……

不愿承认,迷茫的记忆便是梦里梦外的落定尘埃。

追述童年,发觉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有趣儿。在院子里用袖角边擦拭鼻涕边追逐打闹,男孩儿女孩儿在一起玩的开心不已。彼此间手牵着手跑到花坛中捉蜻蜓,捕蝴蝶。蝴蝶飞了,男孩儿们尾随其后调皮追赶,女孩儿们欢喜的手舞足蹈,一群群稚嫩的脸蛋儿比花朵还要可爱。大家欢喜地跑到食杂店,脏兮兮的小手握着零钱买汽水喝。围坐在一起,用童声唱着那亲切纯真的欢乐颂。

无意间转头看着一张张大人们的脸,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油然而生,至少那时,我还不晓得,惆怅为何物。

朦胧的,不再朦胧……

怅惋,挥手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