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像高山,承载着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似流水,荡漾着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回忆童年,想起那段在诗意中成长的时光。秋风飒爽,手捧一本破旧的《唐诗三百首》,坐在窗边,融入诗意的世界。

翻开扉页,一首“诗仙”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映入眼帘。“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我仿佛站在高山之巅,云雾缭绕。极力踮起脚尖,远望三脚香炉,雕刻着龙头,在阳光的照耀下,升起袅袅紫烟,像双龙腾飞,似两蛇转绕,渐渐淡去,消于天际。我探出头,睁大眼睛,远处的瀑布像一匹白练,挂在山前。水流自山上奔涌而下,一泻千里。一滴滴水珠,像一位位带斧的工匠,把悬崖削得笔直;像万箭齐发,破空而下。我挠挠头,难道这水是从天上落下的吗?

脱离情景,一首读完,只觉意犹未尽,心中充满祖国大好河山的雄伟气势,久久不去。翻过一页,一股忧伤之情扑面而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触别鸟惊心。”国家沦陷,唯有山河矗立,但觉无限凄凉。像诗人杜甫一般,站在长安街头,手从早已长到腰长的野草上抚过。野草中,一朵花垂头丧气地开着,一滴滴露水从花蕊中流下。花儿,你也在为国家的沦陷而伤感吧。忽然,头上传来声声鸟叫,矫首昂视,一只漆黑的乌鸦远望天际,平时厌烦的叫声,却透露出丝丝忧伤。鸟儿,你也在为家人的离去而心痛吧。二十个字,表现出人们的悲伤。

离开忧伤之情,翻过一页,闻到丝丝勃勃生机。“离离园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时光流逝,片片野草茂盛又枯萎,就算被野火燃烧,春风吹拂后又生机勃勃。

几首诗篇,包含着不同的情感,使我回忆那段诗意盎然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