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小学的启蒙老师。

她长得很漂亮,有点儿像个和善的大姐姐,的确是的,她很少对我们发威。

有一次,我实在是不明白要怎么写作文,由于无知,我根本就不知道写作文是很重要的,于是我就把一个空本子交上去了。没想到,语文老师不但没有打我,还亲切地问我:“你为什么没有写作文呀?”这话说得让我有些羞愧,我小声地回答:“我不会写作文。”老师拍拍我的头说:“放学了我跟你讲讲作文的决窍,好不好?”我点了点头。

放学后,老师真的来了。她讲的那些我都能听懂。但是,我还是不会写。于是,我举起手来问老师:“老师,这个地方为什么要那么写呢?”“哪个地方呢?”……我仿佛有问不完的问题,可是老师一直都微笑着解答,说完后,还问一句:“是不是该这么写啊?”仿佛这些加起来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问题。最后,我终于出色地完成了作文。这时,我的嘴巴已经很干了,我猜,老师一定比我更累,更渴,可是老师一点儿怨言都没有。老师走时,对我说:“你要是有不会的,就来问我,好不好?”

这件事已过去这年多年了,我还深深地记得,老师的耐心,一直让我深深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