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艾踮起脚,望向那片森林,徒劳,什么都看不到。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只乌鸦穿梭。

她叹了口气,本来在城市里卖面包,却不知经历几番辗转来到这荒凉的旷地。她手里一个子儿都没,只有一堆已经冷却了的面包。她不敢回家,家里没有温馨,只有鞭子的一起一落和无尽的吵骂。

她无法前进,前面的森林为什么,为什么那么黑暗,她看见了鬼影,一道黑色的闪电,“啊!”,她尖叫起来,微微内陷的眼睛里充满着年少无知与慌乱。

没有办法。梅艾不知道回城的路。

终于,当她远离森林时,累得跑不动了,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她实在受不了,前胸贴后背,她想吃,想吃她篮子里的面包,哪怕是那根最小,最凉的,也聊胜于无。

但她不敢,她害怕,怕那鞭子落下的痛感,也怕在街上别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她受够了。

可是她现在不得不这样了,她不想饿死在这草坪上,怕明早打猎的人发现,告诉姨婆。姨婆会想什么呢?一定是开怀大笑吧。一想到那一口黄牙,脸上油油的姨婆,她就恶心。

她盯着自己脏兮兮的小脚,又开始纠结。“算了,不管了,打就打吧,总比饿死强。”她抓起一块,看了又看,狼吞虎咽地吃了。再也控制不住,一个接一个,篮子里的面包,被她一扫而光。

她吃掉了最后一口,终于忍不住,哭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