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一眨眼,还剩一个周一一七天,就要毕业了。我还是十分纠结,该以怎样的结局收场呢?我的一一六?三班,我的一一福州路小学。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还记得六年前,我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萝卜头”。无知无畏地走进校园。仔细回想一下,第一次上学一一简直如慷慨赴义一般,竟然没有哭,是不是很厉害?

当时,我可是在校门口看到许多“小盆友”扯着爸爸妈妈哭。画风那叫一个天愁地惨、风云变色哟。感觉整个人生都在无语凝噎,黯然销魂啊!”

可一转眼,这帮“泪人”比我这没心没肺的小萝莉笑得还欢!

在福州路小学度过了六年,认识了45位同学,两个巴掌数的老师。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嘻嘻!总之收获了许多的知识。当然,清白史上也个别可能误沾了黑点。

偶尔逃个吉他课,还被老师逮到了;混个作业,运气不好,反而被罚得更多;

逞个能吧,不仅小玻璃心受了伤,连身体也跟着遭罪。

说起来都是泪啊!别笑别笑(嘻嘻……)

六年中,我们换过两位数学老师,一位英语老师,三位语文老师。其中,最难忘的就是第二位语文老师——韩老师。他教了我们四年,让我们从无知小白,到古诗文天地的纵横骄客,花式吊打同年级“道友”们,彻底“混出"了“高文学素养”的名号。我满心希望他会陪我们走到毕业,带领2011级三班的大神们在古诗文的海洋里继续趟出一片天地,课下让我们再逞英豪“杀伐四方”。可惜,因为人气“太高”,在6年级开学前被紧急调走了。(呜呜呜……)

永远记得那个5年级的暑假,我正兴高采烈地在旅行途中,一路贩卖有限的“野史奇闻”。“恶耗”传来,顿时泪如雨下,车外的美景瞬间只剩黑白两色。再也顾不得“文斗”胜负如何了。

另一位陪我们走过时间最长的是英语张老师。私下该师有“河东君”的美称。虽然脾气大,时常大声的批评我们,但却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实际非常护犊子的。我们常常私下嘀咕:“河东君,能变成‘河东慈’就完美了”。

洋洋洒洒啰嗦了这么多,我真的不忍,且一直回避“再见”两个字,如果

光阴能够回到原点……,你怎可能啼哭,而我,却因回不去,潸然泪下。

天青色在等烟雨,而我却在等一一避不开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