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人工智能机智人小冰在经过大量的阅读和程序员的反复筛选,将其五千多首诗中的一百三十九首出版成为一部诗集——《阳光久了玻璃窗》。这个事件在诗人中却反响平平,诸如其中《幸福的人生的压迫》,句与句之间毫无逻辑关系可言,仅仅只是词汇的堆砌而已。

不少诗人评论道,这样的堆砌不是诗,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小冰只是单纯地为写诗而写诗,没有真实的创作动机当然也不可能描述文字中饱含动人的情感。当我们看到计算机刻意而生硬的模仿时,其实更应该警惕的是我们自己,因为将冰冷的机器赋予情感要比让一个血肉之驱忽视情感的重要困难得多,而在人工智能占据生活主流的浪潮中,细碎却有力如阳光般的人类情感似乎也迷失在机器冰冷的玻璃遮挡下。

《人类简史》中提到,人类社会的发展更多是依靠文化演化,即根据外在的文化现象调整自己的行为。这是远古时代的人们无从想象的,他们的基因若没有发生突变,就不会有多大行为上的改变。而当某次基因突变让人类得以开始绘制图腾、提出金钱与国家这样人类愿意为之共同努力的东西,人类从此有了集结多人的能力和根据自己的信仰调整行为的能力。

而这更让我们倍感焦虑的是,如果人的行为是建立在对信仰的选择之上,情感便是行为准则的重要约束。当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话题被越来越多地提及,在精准度和处理信息的速度上我们已无从与其比较,奋力追赶的人们很快将情感落在了身后;当我们随着人工智能走进一个苍白的世界,很快就无从忆及曾经有过阳光的温暖;因为难以被喜怒哀乐所触动,自然不觉得其感观的重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和与前方人工智能越来越远的差距。这时我们的行为所限便不再与文化有关。丢失了相信与选择的权利,也就是又回到了远古时代行为单一的噩梦中。

我们无从想象这样的后果,当然那时失去价值观和判断力的人们也无暇顾及到后果;只是我们明白,或许小冰作出的诗能给我们一个参考,当诗的灵魂从中抽离,世界将如何发展,如何演进。

“阳光失了玻璃窗”,在这个时代中不断作出选择,我们更应该反思自己的当下,我们写诗动机,是否是单纯地因为见到的阳光打动了自己内心深处;我们选择的信仰,以此而生的行为等等,是否被玻璃窗封住,日积月累,而让我们忘了我们为何选择,我们是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的?

当我们意识到人工智能在各个领域的渗入,我们也更应该明白情感之于一个人的重要,因为它指引着我们完成我们想要完成的事,它寄托着内心的方向,告诉我们往阳光前行,不再试图去赌气地追赶人工智能,而是带着自身的优点与其携手并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