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之事多分放与不放。不放者迁繁事于一身,未尝轻快;而放之则可无世俗牵挂,走向清明之境。

一朝风月舍,见得乾坤大。

从执着仕途到落寞穷山,从胸怀苍生到粗茶淡饭亦可怡然自得,方山子经历了太多。亦不是悟得放下的精神,又怎可见那山间的清明与恬适?远离了官场的他想更能领略山间泉音清越,朝阳光抚万物的人生真谛吧!放下,于方山子而言,是智慧,是情怀,是压力下优雅的转身,是与苏轼相见“俯不答仰而眺,把酒言酸相为笑”的豁然。

放下的是束缚,放下的是羁绊,放下的是几寸天,获得的是乾坤大。不破前何以立后,不舍一朝风月,何以见得乾坤。

一朝风月舍,终则君天下。

每遇选择,我们都犹豫不决。凡事平时不重用,到放下之时却又情思方重,不愿放下。孰不知所谓的求得两全,实则是放弃了成功的机会。宣宗李忱自幼丧父,母亲只是普通宫女。身为皇族中卑微低贱的一员,他选择了装疯卖傻,终于等到它为皇帝之时。李忱的放下是放下李荣华富贵,名声地位,口齿之快,得到的却是君临天下,流芳千古。诚如《菜根谭》所言:“君子与其练达,不如朴鲁,当出淤泥而不染,名机巧而不用……”君临天下之人必有放下的智慧,贪图一时之快,又何能取天下?

一朝风月舍,千古亦流芳。

常书鸿放弃赴外一举成名的机会,坚守于敦煌壁画。在人看来,这种放下更是一种愚蠢。抛热血于烈日狂风之下,将白骨沉于苍墨黄沙。常书鸿放下的实惠在于舍小取大,放弃个人,却守住了中华文化。直到他潇洒背影同大漠苍凉与敦煌艺术印在史册中流芳千古,放下的智慧也尽在不言中。

舍得一朝风月,见得千古史册流芳。放下亦是一种获得,放弃的率由旧章,旧俗旧礼,也终将会迎来阳和启蛰,开明之境。

放下与获得相互对立,也相互依存。放下即是获得的开端,而一味的不抛弃不放弃,也往往会招致祸端,引来岁月洪流的淹没。

借风唤花醒,警钟常自鸣,一朝风月舍,唯舍见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