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亭古道,在流水桥头,在阳关外,在夕阳下,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十字路口,也许某个时候,我们会有离别的情景:那一日,我们都饮过了浊酒,晚风掀动起我们白衬衫的衣襟,隐隐地好像有一串笛声。我们可能还潸潸泪下,或眼睛湿红,然后近过身去触摸身后的那一棵柳树。柳——留。但,分别在所难免。可守候的过程,亦是一个美丽的等待!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感伤。曾几何时,我们亦曾经历。某一天,我们总是要分别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们的世界就像一颗树。而时聚时散的我们就像树上的叶子,春天生发出来,聚在了一根枝上,然后秋天到来,于是我们各自飘去,各自离开,融进泥土,来年春天,便重新生发出来,聚在别一根枝头上,如此不断循环。天之涯,海之角,聚虽好,离虽悲,我相信这世上的事总是冥冥之中有着一种牵动的,所谓的缘分就不过如此了。

我们离别,于是我们等待,从各自随风飘散的那一刻起,我们期盼每一个清晨的到来,我们守候着每一日夕阳的降落,我们看着每一片草木的凋零,我们听着每一朵雪花的纷飞。终于有一日,我们盼到了冬去春来;终于有一日,我们在另一个角落相聚。

从冬至到春来是一个守候的过程,是一个美丽的等待。

有很多时候,我们不忍分离,临别之际,总是缠绵徘徊;踏上列车,那强劲的离别的风把它推动,我们会缓缓挥手,我们会泪流满面,我们也会等待下一次相聚。

去就去吧,劝君更尽一杯酒,然后坚定地挥一挥手。没有分离的感伤又怎会有重逢的喜悦呢?来日后会有期,去去莫迟疑。

在等待中,我们思念,思念着另一方天空下的另一个人;在等待中,我们牵挂,牵挂着某一处角落里的某一个人;在等待中,我们学着在孤单中长大,学着在寂寞中坚强;在等待中,我们感到疼痛,而此时,我们也日趋成熟。这样的等待,如此美丽。

守候的过程,是美丽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