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期天,我又如约而至的来到了游学营参加活动,一切都很顺利,准备返回游学营时,也不知道老师怎么了,放着大路不走,非要走山间小道。唉!师命不可违啊,我们只好小心翼翼的踏入山林里,起初,我还能跟上队伍的步伐,但是没走几分钟,我就渐渐的落在后面,我感觉自己的双腿想灌了铅一样沉重,脑袋晕乎乎的。

走到一个小枣刺林,我不以为然地跨过它,每一步都非常顺利,就在快要走出枣刺林的时候,我挥了一下手,一不小心被一个干枯的枣刺扎住了,又尖又细的枣刺一下子戳进了我的指头里,我惨叫一声:“哎呀,我的手!”后面的老师听到了,走过来问我:“怎么啦?”我说道:“老师,手里面扎了一个枣刺,好疼啊!”“等到了大路上,老师再给你拔刺。”“好吧。”我只好忍着疼痛,继续走着。每走一步路,手里的刺就扎心地疼。好不容易来到了大路上,我立马跑到老师旁边,催着老师帮我拔刺,老师左瞧瞧,右看看,看到刺后,便开始拔刺了。老师抠住扎到刺的地方,捏住刺之后,猛地一拔,刺没拔出来,倒是把我弄的疼的要命。老师又试了几次,结果依然相同,老师摆摆手说:“老师也拔不出来,这要用针挑呀。”听完,我只好忍着疼痛走到书院,盼望着老爸的到来。等啊等啊,老爸终于来接我了。

一到家,我就着急的让妈妈给我挑刺,老妈也是左挑右挑上挑下挑,可这枣刺像是跟我有仇就是不出来。受不了了,疼呀!无耐只好到诊所让医生给我打麻药再挑刺。我来到诊所,医生看了看,说这没什么大事不用麻药,拿来了碘伏和针头,三下五除二就把刺挑了出来。我一看,妈呀,刺也太长了吧,将近一厘米,难怪那么疼!老师、老爸、老妈三人齐上阵,几十分钟都搞不定的枣刺,在医生那里三两分钟就解决了。唉!这真可谓是“术业有专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