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那天上午我去兴趣班学画画回来,决定陪妈妈去看医生。

我“搀扶”着妈妈到了门诊,医生耐心地问妈妈话,妈妈一一作答。过了几分钟,医生说要吊针。

开始打针,只见护士先在妈妈的右手腕上绑了一根橡皮筋,然后“用力”地拍妈妈的手背,直到妈妈的手背血管像一条条蚯蚓一样凸起来后,护士用酒精和碘酒消毒,才将针头插入妈妈手背上的血管,调好药水流速,把药瓶挂在固定的挂钩上才离开。

我发现妈妈眉头紧皱,就不停地和妈妈说话,问她疼不疼,要打几瓶,现在什么感觉等,还用手摸摸妈妈的手背和额头。慢慢地,妈妈的心情放松了,微笑和慈祥又出现在妈妈的脸上,我轻轻地把妈妈的头靠在我小小的肩膀,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我在心里默默地许愿,希望妈妈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