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越来越暗,越来越寂静,骤然的降温封住了水里仅有的生机。晨起暮气烧饭的香气叫醒沉睡的公鸡,公鸡的鸣叫又叫醒睡眠中的我,也向邻居炫耀着主人的勤奋。

晨起,寒冽的风在老树的枯枝间肆意凌虐,发出吱嘎吱嘎的惨叫。我大致也忘记是什么原因,只是这老树的声音让我想起早饭时母亲的生气,我的愤怒,父亲的沉默。

晨起的我,带着起床时的气愤。

或许还掺和着所谓少年的叛逆,在吃饭时发着牢骚。起初母亲还是一脸的忍耐,但总忍不住驳了几句,被反抗的我与母亲发生口角渐渐演变成争吵,接着发怒把一个杯子摔碎在地板上,开门在晨冬的寒风中上学去。仍是漫漫长路上的寒风,也无法冷却心中的怒火和胸中翻腾的热血。

或许是晨冬的寂静使行走中的我冷静下来,心中对母亲的言语行为越发让我不敢回想她往日对我的好。

接下来羞愧和饥饿让我虚度了一天的光阴。在暮晚时,冰已被阳光所融化,已回归秋时的温暖。一步步向家里走去,一步步仿佛踩在心间,羞愧着早晨的言行。

天气已经回暖,但心间的羞愧让脸绯红发烫,只想收拾早晨的残局。扫地,拖地。却没想到地面早已被母亲收拾得干净整洁,容不得半点插手。心又乱了,不知如何向母亲表示自己的悔意和错误。

又想到母亲工作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脸上的温度不知不觉又上升几分,而屋外却是又寒了几度。

或许每家每户都有着这样的“烽火”。但我对它却是有着羞愧与后悔,希望每个人在对父母发火时都思考一下是什么给予你力量让你对父母发出那样刺耳的声音。

初冬,一如使我走向忏悔与成熟。亦使我的心田,骤然冒着缕缕暖气,弥漫着家的每个角落,使“烽火”无处藏身,缓缓氤氲着母子迟到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