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早上,一大堆都请假不上体育课,什么顾梓杰啊,殷浩瑞啊,周宇轩啊,冯璐伟啊,殷新雅,高歆妍,孔玲林,刘静仪,赵永康,宫文静,陈韵如,要么流感,要么发烧,要么脚崴了,理由很多。但大多数人都没有逃过下午品德课的劫难。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见老师没来,大家便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突然,一个黑影在10班门前徘徊,大家知道老师一定来了,便一个接一个的闭了嘴。果然,张老师从后门走进教室:“很安静,继续保持,我去办公室拿一下书。”

张老师后脚刚踏出班门,同学们又开始沸腾起来。有的到处乱窜,比孙悟空翻筋头还快;有的喝左邻右舍的人说起笑话,还有的周游起了世界。这时候,一个个都不当重症患者了,看顾梓杰和殷浩瑞,冯璐伟、黄嘉诚,一会儿聊得神采飞扬,眉飞色舞,一会儿捧腹大笑,瞧他们,笑得都直不起腰来。周宇轩则在前后左右的同学间分发补给食品。高歆妍自娱自乐,表演起了杂技—转铅笔,边转边看书。

突然,有人发现张老师怒气冲冲地站在教室门口,赶紧一个个通知:“老师来了。”

老师一来,大家的们串完了,世界周游完了,杂技表演完了,食物补给完了,天聊完了,重症患者们也逛完了,恢复到了生病状态。可是,所有事情都干完了,我们也完了。

厄运来了,每个人要把品德书24-27页抄一遍,还好我没说话,不要抄。品德老师在下课前平息了风波,不知道下面的音乐课会有风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