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啦,生活的节奏逐渐变得快了。我是一个不爱拖拉的、喜欢速战速决的人,但作业总是那么麻烦,让人心烦意乱。因心情不好,便在大厅里烦躁地来回踱步。偶尔停下脚步,那张慈祥的脸仿佛就在眼前……

爷爷,您还好吗?

小时候,您总拉着我的小手,一边逗我玩,一边“嘿嘿”地笑。无论什么场合,您总是很少说话,但每当我注意到您的目光时,总能看到您眼里对每一个人的慈爱,像是在冰天雪地中的一盆炉火,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

不知什么时候,您变了,变得有些糊涂了,不明事理了,而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了我的第一个叛逆期。虽然学习在我的生活中比较重要,可我总是忙里偷闲,挤出时间来看您。可惜,我与您的交流变得少了,您不再像我小时候那样呲着牙,咧着嘴,哄我开心,面对我的是一个佝偻着的冰冷的身影。我还记得,您躺在床上,伸出那干瘦的手,想要摸摸我的头,可我却厌烦地把头一扭,转身走开了。我想,您那时应是泪流满面了吧。

秋风萧瑟,一个丰收的季节,金黄充满了整个田野。那是我见到您的最后一面。地上满是一片一片凄凉的落叶,踏在上面,我仿佛回到了的小时候,您和我,一个满面沟壑的老人,一个充满稚气的孩童,一大一小,一老一少,一直走到胡同的尽头。我回转过身,夕阳的霞光映照在您脸上闪过岁月的沧桑。您在我心里依然是那个巨人,博大的胸襟充满了对我们的慈爱。在夕阳悄悄躲进云后的时候,您离开了我身边。

次日,在奶奶哽咽的话语中,我才得知,您是夜里离开我们的。在嘟嘟的电话声音里,我沉默了,痴痴地望着窗外。良久,一颗泪珠从脸颊滑落下来,缓缓地,充满了一个孩子对亲人离去的不舍与思念。

现在,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秋风吹刮着我的脸颊,落叶依然,晚霞依旧。胡同里还会有人等着我吗?还会有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吗?还会有人在如那一盆冬日的炉火吗?一切都像那胡同尽头的老人,那背影,愈走愈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