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是什么味道?是无色无味的吗?

风,真的是没有味道,没有颜色的吗?我觉得不是。在我的记忆里,风是带着山间青草的味道,风是带着妈妈熬的鸡汤的味道,风是带着温暖人心的亲情的味道。

听我这么一说,你记起来了吗?

小的时候,那时正直秋天,我跟随着爷爷去田野里做农活,却总是帮倒忙,有时会逗得爷爷哈哈大笑。在做完那一天的任务时,爷爷会坐在田坎上,用草帽扑着风,笑呵呵地说着:“好累啊。”那时候的我,也会有模有样的学着爷爷,弓着身体一屁股坐在爷爷身边的田坎上,假喘着气娇滴滴地说:“是啊,好累人的!”于是迎来的是爷爷一只枯老厚实的手掌轻拍在我的脑门上,还有一声声爽朗的笑声。这时,爷爷的笑声伴随着刚吹来的一阵轻风,卷着麦田里成熟稻谷的气息,还有丝丝的潮湿感,让我和爷爷不自主的深呼吸起来,感觉甜甜的,香香的,很舒服。这种感觉让我莫名地兴奋起来,站起来跑到那已收割的空地上去,站在那迎山的田坎上,又一阵风吹来,我贪婪地大口地呼吸着,想把这种好闻的味道全部吸进体内,以为这样就可以把这种好闻的味道留住。

直到后来,我再次闻到这味道时,就会想起爷爷,想起爷爷那时说过的话:“这就是家的味道!”

家的味道,还夹着妈妈熬得鸡汤的味道。

记得一个冬天,风呼呼地刮着,冷得刺骨。那天周末放学回家,快到家门口时,一缕清香飘荡在楼道间,我细细的闻着,幻想着,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内心兴奋的呐喊着:这个周末,老妈为我准备的美食是什么呢?到了门口,我看见了紧闭着的门,我试着推了推,但返回的力让我心凉了——妈妈不在家!哦,想起来了,妈妈上周就外出务工了。我勉强抑制住刚才失落的心情,缓缓地走进家。刚放下书包坐了一会儿,妈妈的电话就打来了:“缘,你到家了么?”我轻嗯了一声,就算是答应了。“那你赶快到楼下张阿姨家去,妈妈中午在阿姨家熬了你最爱喝的蘑菇鸡汤!”我有些吃惊,又有些委屈地埋怨到:“你不是没在家去打工了吗?”电话那头传来:“是啊,我知道你星期五会回来啊,我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回家一趟,现在我又赶回上班了呀……”“哦——”这时,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清香的味道冲破寒风的阻挡又飘来了,像月老的红丝线,牵引着我去寻找妈妈的味道。喝着美味的鸡汤,心里很暖,就像从寒风中有一双温暖的手拥抱中我,让我感到无限温馨……

现在的我,远离家人在外求学,每当夜幕降临之际,我会倚靠窗前,朝着家乡的方向凝神幻想:此时此刻,我牵挂的人他(她)肯定又在牵挂我了吧!不经意间,迎面吹来一阵微风,我仿佛闻到了山间的青草味儿、香甜的鸡汤味儿,还有那浓浓的亲情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