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步如飞的人们啊,不妨稍稍停下奔跑的脚步,回首那些被我们渐渐遗忘的往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天繁忙的事务渐渐充实了人们的每分每秒。纵然有“今日事今日毕”的好习惯,也忙不完一日胜过一日的琐事。渐渐的,人们渐渐开始觉得自己生活“充实”而“无憾”了。

我也渐渐陷入了这样的境地。每天堆得如山高的作业忙得我喘不过气,每一件事都使我感到无法拒绝而义不容辞。“每一天的每分每秒,我都有事可做。”我骄傲地对朋友们说。

有一个周日,我照例坐在书桌雪白的灯光下写作业。然而母亲却在我刚放下笔时走了过来,似乎有话要说。自上初中以后,每日与家里人的谈话不超过20句,因为没有一个父母愿意打扰一个正在学习的子女,生怕哪句话说急了,毁了孩子的“前途”。然而今天我的母亲却来找我了,且听听是什么事吧。

待确定我已经忙完了手上的事,母亲才小心地开口道:“你的作业也该写完了吧?不如,今天去爬鼓山吧?”回想一番,竟感慨万千:小时候最爱爬的鼓山,约摸也有半年没去了。

坐上了母亲的电动车,就开始往下院方向骑行。日中之前的烈日被树荫遮住,束束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中穿过,在地上投下了一个个圆形光斑,仿佛一条幽长的时光隧道,把我带回从前。

童年时,外公还在,无数次牵着我小手,走在这样的阳光下,听小鸟啁啾,任清风拂面。手里总有玩具或糖果,能为发现一只蝉蜕而雀跃,能为一个个神奇的肥皂泡破碎而惋惜,直到夕阳把我们一老一少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再踏上鼓山之时,那里已没有嘈杂的人群,也没有陪我玩耍的卖四连环的小贩了。登上顶峰的眺望台,却看不到记忆中的福州城──福州被掩埋在一片雾霾之中。每天生活的福州城竟好像多年未见了一般,亲切而又陌生。

再回首,那些曾经的人和事渐行渐远,而所有的美好和感动我都会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