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拂起她的长发,翩翩;书香滋润她的灵魂,悠悠。一生之程,书香为伴。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清风徐来,阳光酥暖,我们相识在花香四溢的初春。

忙里偷闲,我靠在学校的花坛边,逗弄着不知名的繁花嫩叶,眼中满是欣喜和好奇。“垂笑君子兰,清香不腻。”耳边响起悦耳的声音,一袭书香也随之而来。“哦?”我疑惑地抬起头,一个抱着几本厚厚的大书的女子映入眼帘,浅笑盈盈。“你赏花时满眼惊奇,不会是不认识它吧?”我微低了头,带着被戳穿心事的羞赧。“呵呵”,她又是一声轻笑,“坐了这么久,有没有弄香花满衣的感觉呀?”接着她又费力地从那厚厚的大书中翻出其中一本递给我,“看你那么喜欢花,我这有本《花经》,要不要借你翻翻?”清风拂过,泛起一阵清香。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位自顾自说话又能随口吟诗的女子,比这满园花香还要芬芳。

春和景明,一窈窕淑女坐予旁侧,予与女各执一手书,后乃知,其为吾新来语文老师也。

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自那以后,我们之间保持着微妙的联系,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的心会如此靠近。

这一日,依旧暖阳微醺,春风吹拂,一阵书香牵动着我的鼻翼,是她吧?我转过头,果然。她伸手递给我一本书,惊讶之余,瞥见几个令我欣喜的字眼,《素描基础教程》,我之前在书店找了好久都缺货。只见她眼中带着亲和的笑意,嘴角勾勒出完美的弧度,轻声说:“最近学习状态貌似不佳啊,‘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希望你能追逐自己的梦想的同时也不要落下学业。”轻轻地话语却似一记沉钟敲醒了最近沉迷画画整日恍惚的我。春风轻起,抚平了我心中的躁动,让我有勇气去亲近那醉人的书香。我感激地点点头,眼中带着雀跃不止的惊喜。

翌日,予独倚栏杆,沐于春风书香。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已是冬末,少了春风的拂面,心冰凉不已。

又逢考场失意,周围怀疑揣测的目光,让心思敏感的我顿觉落魄无助。手机“叮”地一声,轻轻地撞击着我的心。趴在床上无力地打开微信,哦,是她,先是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又附上一句“加油,尽力就好。”这诗意弥漫的安慰,仿佛在我荒芜的心上洒下一片甘霖,荡起一阵书香。我重拾信心,为她的关爱,也为自己的梦想。

穷冬烈风,然予独觉春风拂面,书香沁人。

腹有诗书气自华,胸有词情人便香。是她,引我入诗的殿堂、词的海洋;是她,让我的初中满程书香;是她,一个灵魂自带书香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