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四合,远方的落日烧红了整片天空,起伏的山峦上笼罩着一层薄纱,宛若一首幽曳哀怨的诗。

我趴在阳台前,任凭内心波涛汹涌,假装欣赏着天边的残阳如血,眼角的余光却不住地瞥向坐在竹椅上沉默不语地吸烟的父亲。昏暗的光线中,弥漫的烟雾里,我分明看到了一张同样哀愁的脸。心中那莫名的情愫,也在挣扎着向着天空拔节。

“爸,明天你又要出差了吗?”终于,我还是忍不住低声发问,颤抖的尾音扩散到空气里。

“嗯。”一个字的回答,里面交织的情绪却在那一刻展露无遗。

“自己在外要照顾好身体,作息要规律。另外,不要吸太多烟……”我保持着平稳的语调将所能想到的话语机械说出,双眼却死死盯着沉落的太阳。

“好,在家作为长子,你也要照顾好他们。长大了,要懂事,学会当一个男子汉,去保护家人。”我点点头,眼前不禁浮出儿时的往事,连成一首成长的诗,在我的记忆中翩跹起舞。

已经过去多久了?那些草长莺飞的日子,爸爸带着年幼莽撞的我出门,任凭我跌跌撞撞却不予理会,让我在一次又一次的摔倒中重新站起。那些风雨交加的日子,爸爸将我送出家门,任凭我摸爬滚打却不予帮助,让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吸取教训。那些暖阳熏熹的日子,爸爸没收我辛苦得来的奖杯,任凭我百般哀求却不予笑颜,让我在一次又一次成功中低下头颅,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那平静注视自己儿子逐渐成长的双眼背后,到底蕴藏着怎样的悲喜。

凉风乍起,把我从回忆中拉扯出来。父亲还是在吸烟,浑浊充满血丝的双眼望向远方。他的脸不知何时已爬满了皱纹,深深浅浅如同起伏的沟壑。鬓间染上雪白,稀疏的头发宣誓着衰老的到来。他坐在竹椅上,脊背略显佝偻。夕阳昏暗的光线下,他显得更加苍老。

我愣在那里,胸腔被强烈的酸楚感震的发痛。那个健壮有力喜欢用一只手臂将我高高挽起的爸爸啊!那个总是用他那强有力的大手包裹住我的小手的爸爸啊!那个曾经是我渺小世界里最大的骄傲的爸爸啊!全都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荣交替里,在我渐行渐远的背影后,安静而迅捷地衰老。而我,在他的目送下,逐渐成长。

犹如蓓蕾初开的花儿,那首成长的诗悄然绽放,开出了责任与担当,开出了幸福与美好,开出了成长路上属于我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