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似烟火,短暂却在绚烂的瞬间定格永恒。她的磁场,你亲近便被吸引。若仔细品味,便不由自主地被征服。这,便是女性的魅力。

畅游历史的幽径,不难发现零星点缀着殷红,那便是红颜残留的印迹。她们有一股不朽的魅力,纵贯古今。

有一种气息,需于平仄间呼吸经典才情,那是红颜跳动的文思。

曾随她孤海泛舟,品味“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的甸甸愁绪;曾与她雨夜共咏,细看“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阴霾布景。纵有满腔忧愁,满腹凄婉,却终用书笺苦诉。纵有千千纠结,幽幽酸楚,也只与词交心,与物共诉。这便是李清照的婉约,是中国古代红颜用跳动的文思寄托浓厚心绪的典例。

李清照的才气,我们仰望的是朦胧的哀愁和跳动的文思。

有一种舍弃,只为成全另一种永恒,那是红颜坦然的风度。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舍弃汉朝奢华的宫殿远赴匈奴的王昭君,是一朵奇葩。告别绿柳夹河而列,长风携携云朵翩跹而来的长安,前往大漠孤烟,风沙胡卷的远方,这便是红颜的风度。一种果敢,一种超脱,一种释然,一种不屈,似乎早已渗透灵魂的坦然气度。

王昭君华丽的转身,稳定了一个时代,那风度,只容赞叹。

有一种眷恋,她富有旺盛的生命力,那是红颜执着的追求。

钟情于孔雀开屏,倾情于杨丽萍婀娜的舞姿。她一颦一笑,一昂首,一弯腰,似有万千灵魂在召唤,这便是红颜的魅力。执著于对舞蹈的追求,执著于对艺术的垂青。如此义无反顾,与灵魂共舞,让生命之花在最美的年华绽放,让美的倩影定格为永恒。

杨丽萍的执著,是红颜于事业的挚爱,是一种信念得洋溢。

我们不愿停留,却总在驻足的瞬间被锁定。冥冥之中,红颜以一种无形的魔力牵引我们向远方眺望,她回眸,眼球闪烁的是希望的曙光,不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