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似水,白驹过隙,不知日出日落究竟重复了几个来回,也不知路边的垂柳究竟更换过几次新衣,更不清楚,自己究竟整理了多少本日记。每次有所经历,总不想就此离去,执笔记录下这点点滴滴,只是想留住一颗孩子心,方等以后耐心品味。

“今天阳光明媚,大早晨起来背上花书包,快快乐乐的上学去……”这是我的第一本日记,是小学一年级吧。如今念叨起来,实在寻不回小时的纯真模样,倒会把自己逗笑,那时的自己,究竟有多可爱。还有那一山倒的火柴字,横看竖看都别扭,风都比那吹得整齐。那时,面对上学得是有多么欣喜,做着最快乐的事?

“一个皮球咱俩踢,一踢踢到二十一,二八五六,二八五七……”这大概是我小学四年级时的笔记,那字在格子里老实的呆着,多少是成型了。至于这朗朗上口的童谣,哦,不是童谣,是跳皮筋时用的号子。想当年,我可是跳皮筋能手呢,一路皮筋从脚腕挪到脖子那,我比皮筋还要灵活,都不带气喘的。那时,在学校与小伙伴玩耍该是有多么自在,做着最快乐的事?

“新的同学,新的课程,新的学校,看窗外小雨淅淅淋淋的在舞蹈,看屋内孩子们有说有笑……”这是我在当初一新生时的日记。记得当时身着一袭清凉,即便发丝上滚落着雨珠也不忘咧嘴大笑。那时,与新同学打成一片该是有多么欣喜,做着最快乐的事?

“鬼天气,那雪花一大簇一大簇的落,是要下到什么时候,冻死人的节奏。看那几个调皮孩子,有闲心思多看点书,整那雪花有什么用?……”这已然成了我现在的日记,孩子般的玩心可见,童年时的调皮也在呢,可那并不是自己。别人玩的那么尽兴,反倒是给自己添了堵。是我长大了脾气大了?懒了不好动了?累了要处事了?还是,我已失了一颗孩子心?

书桌边一沓一沓的日记,却并不会带给我那时的快乐;一年又一年来点滴的幸福,却并不会温暖如今的寒冬;就是那一颗天真烂漫的孩子心,却并不会让我笑颜永存。我,只是把它收藏。

面对如山般的学习压力,我渴求拥有一颗孩子心,就是的收藏,如今的典范,但愿我可以轻松待一切,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