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太阳懒懒挂起,散着若有若无的热。一只鸟儿从远方飞来,突然坠下,落在封冻的水面上,东西啄了几下,又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一只蓝白相间的,向往光热的鸟儿。

家门前有一口塘。鸟儿着陆的塘。

平静、宽广的水面上时常漂浮着一两根稻草。塘边总有几个人在漂洗衣物或戏水聊天。小时候的我,则经常玩打水漂。在路边随意找块石头,用力仍进水里,却总是不能看见它又跳出水面。希望,一次次随石块沉入塘底。

这口塘年岁已大,伴随了这村子里几代人的成长。下水抓鱼,冲凉;用水浇灌。经历了许多的事,经过了太多的年,可是它依旧那么清澈,依旧没有干涸。小时候总不明白,靠岸的地方一次次被污物弄脏,但过一会儿又干净了,洗衣粉的泡沫,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这时,塘变成了神秘的事物,仿佛能吞噬许多生命。于是,开始害怕和水有关的东西。长大后,才终于了解,湖面的尘埃总会沉入湖底,在一个永不见天日的地方堆积,湖,因此而永远澄净,永远拥有着生机。

或许是因为人就是水做的,所以,水像极了人。当源头枯竭,再悦耳的水声都会消失。那一谭清泉,总有一天会成为死水。塘边,有一条臭水沟。浑浊的液体一天天流过,却一天天更加脏乱。没有源头的事物,总会消亡。那无心的人呢?

过去总以为只有孩子才能被称为清澈。到了现在才慢慢了解,清澈,其实有两种。一种是从未被污染的清澈,婴儿般的纯真;一种是沉淀后的清澈,就像那口塘的深沉。

没有人不会经历成长,没有人不需经历社会。总有一天,那个可爱的孩子会度过艰难,走过辛酸,就像一块有棱角的石头被迫磨圆。有一天,他会长大,他会懂得处世,学会圆滑,会急功近利,心生浮躁。生命的池塘中,漂浮着泡沫,多少真,多少假;心灵的池塘中,燃烧着大火,多少烟,多少惑。

当心的塘被污染,被停滞,人,又是否是死水一潭,朽木一只。

世间总有不洁的存在,没有人能够逃避,为什么不学着让自己的内心更加宽广,让心中的水不停流动,沉淀塘面的污浊。那些灰尘,会慢慢成为我们的养料。生命,因此更加深厚。

让那半亩方塘走进心灵,让那生命的鸟儿飞向心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