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题记

人心即窗,人世的繁华,如同风里尘埃,不经意染上轩窗,迷蒙人心。可若是身心明澈,又怎会为外物所污,得一份我自轻盈我自香。

一代名臣张庭玉,在其功成名就之时,从未待强凌弱,以权谋私,才有了赫赫有名的六尺巷。然而,世殊事异,历史上最后一位丞相,胡惟庸,却死于非命。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昔年的小小县令,一跃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如此风光。当他的心蒙上灰尘,被权力迷失双眼时,当他的窗染上污秽,却无人擦净时,他渐渐迷失,踏入万丈深渊,一发不可收拾。

漫步于红尘之中,若能守住本心,清淡自持,便能守住心中的那份纤尘不染,就像材料中那位明察秋毫的朋友细心地用抹布帮那位太太把窗户上的灰渍擦掉一样,让自己的心灵之窗明澈如镜。

我敬佩那些不为外物而屈节的人,他们正是:“坚守初心常自省,惟思立志誓庄严。修身务必行羁束,坦荡为人处世安。”好比文天祥,虽沦为阶下囚,却不曾折了傲骨。以死相逼,只待留取丹心照汗青。还如李白,虽遭排挤,却不曾攀附权贵。虽遭流放,却依旧傲骨铮铮,吟一曲“长风破浪会有时”,便只顾“只挂云帆济沧海”的豪迈了。他们如修竹之节不屈,如青松之压不弯;如寒梅之冷自香,如清菊之淡自持。我们无需去掩盖心灵上的丑陋,我们无需去遮盖心灵上的不足,我们可以抛弃一切心灵上的掩饰而自查自省,用手在心灵的轨道上洒下无数亮点,让五彩缤纷的光照亮心灵的暗处,填补心灵的空白,让无数的光芒点燃心灵的世界,让它纤尘不染。

荣华富贵,美人佳酿,世间诱惑不断。金榜题名,功成名就,又是何等的风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当纵情声色,纸醉金迷,却渐渐迷失其中。这不就是材料中那位常常抱怨别人懒惰而不自我反省的太太的悲哀人生吗!曲意迎逢,你若失了本心,又怎知,此刻的温柔乡,即是空中泡沫,一戳就破,那是南柯一梦,顷刻崩塌。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北宋思想家朱熹的那句话:“不奋发,则心日颓靡;不检束,则心日恣肆。”所以,我愿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

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赏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变节。若我们能在浊泥中,出而不染,濯而不妖,能亭亭净植,沁香远溢,时刻固守本心而不让“窗户”上的蒙尘那该多好啊!而今,吾漫步于花间,或趟于淤泥之中,只愿纤尘不染。

或许,我们可以亲手推翻“心灵蒙尘”的那堵高墙,只要你用一颗明澈的心眼去理解别人,反思自己,并让自己有勇气退去那层层黑暗,迎接的就是曙光,你不必去经历那狂风暴雨,便可以看见世界的彩虹。轻轻地迈出一步,它便会带着你踏上那心灵的彩虹,也让你快乐地奔跑在绚丽的阳光下,飘然而舞,在彩虹瑰丽的影子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心若纤尘不染,可得一琉璃;心若纤尘不染,可守一菩提;心若纤尘不染,可涅磐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