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世上有可以跨越千年的美好,那我至今只寻觅到了一种。它从时光的缝隙中缓缓流淌,回程蜿蜒百转的一条小河,洗下沿途中各个世纪的尘埃,然后以最难以抗拒的美带着跨越了千年的气息,静立在属于今日的历史的青砖路上。

我想我更愿意称之为她。或许只因为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情,一个在无数文人墨客笔下流连迤逦的文字。她轻倚在李白笔锋的“举头忽见衡阳燕,千声万字情何限。”她徘徊在李商隐纸上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她低叹在辛弃疾墨色中的“因不成眠奈夜何,情知归未转愁多。”……她惊艳了无数篇佳作,温柔了无数盏长灯。那些笔下传情的她或是愁苦凄美,或是端庄婉约,或是清秀淡雅,或是深沉高傲……但无一例外,它的存在总能让生于这千年后的我细读时心跳失去了节奏,随着那些韵脚或是平仄浮浮沉沉。情,竟是这样的感觉,可这感觉飘渺,又抓不住。它存在于每个角落。她是那侯门深闺发髻上的金银流苏,或是那小家碧玉丝帕上的夏日清荷,或是那一介书生扇面上的雪上红梅,或是那千古名将盔甲里的刺绣香囊,或是那深宫高墙里的孤守梧桐,或是那黄袍龙椅下的莫非王土。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就这么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般出现在眼前,拉扯着千百年来无数的红尘间凡夫俗子的心,或许那遥在九霄碧空之上的神仙也有这样的怦然心动。她生于这世间却偏爱上了笔墨,掀起了无数片波澜。这,或许是情。

有些字一旦寄予了太多人的思绪,便不再适合解释,也没有任何解释可以完整的解释。或许解释不清的朦胧的她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美好。

从那“北方有佳人”,“关关雉鸠,在河之洲”到那“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巧笑倩兮,美目眇兮”;都隐藏着几丝柔情。自古以来,中国人最离不开的就是情。无数文学著作都因为那情为整部书甚至于当时的一段岁月抹上了一抹温柔的亮色。而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是一个引领了整个时代位于时代之巅的巨作,而还泪的林黛玉更是以一种娇柔文雅的形象动了平生所有的情,让整部作品令人牵肠挂肚。但那些神话传说却用它们奇幻的口吻轻轻诉说着无数故事。《白蛇传》中深情的许仙,演绎了雷峰塔镇不住的情,黄梅戏中百转千回终成情缘的《天仙配》更是煽动了超越界限的情,纵使天上地下却是鹊桥不改痴心的牛郎织女成为了七夕的一笔柔情……情竟可以如此美好,超越一切。太多的故事带着传统奇幻的色彩寄予着人们美好的希望理解,只因为那是情。

但那“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却何尝不是一份铁血豪情?谁说情只能柔不能刚?“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赤诚衷情又怎么不是千古绝唱?这些情依旧可以再数年以后熠熠生辉。这也使情的一种,更加直率的一种。情字,十一画的拼接,却缝住了整个世界。用她最轻灵的声音击穿每个人的心灵,唱着属于每个时代的最美的情歌。

在今日,情真正的与诗词并进,相称相辅走上了各大舞台。《国学小名士》的出现也更让无数人更加了解诗词文学,也让我看到了情字可以拥有多种的美好,在每个人笔下都可以盛开出与众不同的芬芳。当那些字字珠玑的佳句在舞台上娉娉婷婷的带着属于自己的时代的气息,静立一侧时我才猛然发现那些时代其实离我们不远,因为它们被情字串联至今,紧紧相扣。我想在今后的道路上我将永远不会忘记古典文学,它们其中包含着太多太多我尚未触及过的美好,让我不断探索着并一步步走向未来。

情,轻轻启唇,轻轻吐音,轻轻深情。情字也可以如此宁静。在浮躁的情也终会在时间里不断沉淀,最后酿成久远的情。之后的一路,我们将依旧沿着那条穿越了无数段历史的小河继续走下去,听她讲述那些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直到某一天爱上了那些故事,将心融进了那条,随她继续前行,从此有了牵挂不再惧怕。

然后,我看到一条小河在静静吟诵着很久前的情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