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固执地认为,成长的过程,就是在路上的过程。

不断地挥手告别,过往的岁月像路灯,逐渐隐没在黑暗的尽头。

那些人和那些事,在某个瞬间,定然来临,又定然离去。而前路,未卜。

但蓦然回首,那些荡气回肠的青葱岁月,该是什么也无法改变的吧。

我们都在路上。

一路的成长,一路的爱。

——写在前面的话

高二的生活就像一杯高浓度的医用酒精,

表面清澈,却能让每个细胞在短暂的松懈之中失水而亡。

感慨于身边的他们都有能为之奋斗的理想和目标,而我却只能在一天又一天机械的重复之中浑浑度日。

我能在政史地中来去自如,却仍然不知道自己将前往何方。

有时候会突然想起初三的那些画面,我从来未曾想过自己会带着留恋的微笑再去审视那段时光。

真的,很多改变,似乎就发生在一朝一夕间。

天色从明亮走向暗淡,前座女生的头发短了又长,我像身处快进影片之中毫无感觉,但考卷上从初一变成初二,一不留神,黑体印刷的大字便成了触目而又无比真实的初三。

如同调整焦距,我看见中考的模样一点点清晰。日记里时间大段大段地跳跃,只剩下一脸错愕,还在怀疑的我。

那个热得让人融化的夏天,四楼正中央的那间教室,

头顶不断旋转的电扇,每日在教室中飞扬的雪花般的考卷,以及其中夹杂着的花花绿绿的同学录……

中考的潮还是浩浩荡荡地过去了,走出考场的那一瞬大家都出乎意料的平静。全班聚坐在操场上闲话家常,平淡得就像我们曾一起走过的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班主任分发了毕业照,大家起身,挥手告别,我听见有人在抽泣。

曾经幼稚地想象过,也许2012的世界末日能让我们逃过中考。可初三的那个暑假,我又无数次在冗长和苍白的时间里怀念曾经的压力、紧张、充实和疲惫,怀念那一张张黑白试卷绵绵不绝地传下来,一通抱怨,然后埋头苦战。那是我没有想象过的另一种充实的幸福。

曾经以为不会痊愈的伤口,也只留下若隐若现的伤痕;曾经惊天动地的风雨,撑过了也只是云淡风轻。而那段必经的人生历练,也早已被滤去了苦涩,只留下满嘴淡雅的清香……

每次经过高三的教学楼都能看见触目惊心的高考倒计时。

曾经一起疯过的高三党们也逐渐趋于平静。一个在为南京大学日以继夜地不懈奋斗着,另一个也会为了梦想的航院而刷题到深夜。

他们也都曾是对应试不满的追风少年,可最终也在无情的打磨之下变得方枘圆凿。我想,一年后的今天,我也应该如此吧。

你看,人们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习惯和接受了曾经鄙夷和厌弃的东西。变成我们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但也许这就是真正现实意义上的高中,没有小说里描写的那么精彩绝伦,每个人都在为三年后那场伟大的战役积蓄力量。

不能改变,只能适应。

我也曾幻想和憧憬过许多场景。未名湖畔、清华园旁、芙蓉道里、樱花树下……

大学似乎是一个遥远而不可及的梦想。

我将它描绘得无比美丽,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给日常枯燥而乏味的生活带来一点憧憬和希望。

父母一点点老去,有时看见他们头上飘动的白发心中会涌上不可名状的辛酸和悲楚。生活其实就是一份最大的感动,因为太平凡,因而被忽视。

我想,至少不能让那些爱我的人失望。

这注定是一段漫长的征程。

那天我睁开眼,听到窗外的鸟鸣很美好。合着初秋的朝阳,在我的床头,如约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