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我乘着一辆公交车回家。

车上仿佛苍蝇窝,即拥挤又喧嚣,人和人之间已经紧紧贴在一起,每个人都大声和自己身边的人讲着话,好像在参加嗓音比赛似的,那边吵,这边更吵,就像在听乌鸦叫,让人心烦意乱。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看到站在我前面的那位妇女,她刚从包中拿出自己的手机,却忘了将包的拉链拉上。我心想:这位阿姨怎么那么不小心,我还是帮她拉上吧。于是,我伸出手去,想将拉链拉上,可是就在我刚想将包拉上的时候,那位妇女猛地转过头来,并用力按住我的手掌,同时并大声喊道:“快看啊,有人偷东西啊!”公交车内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诧异的看着我,就连司机也将车停下,转头望着我。谁也没想到我这个青年会去偷东西,我红着脸解释:“不是这样的,我只是看到……”那位妇女不等我解释,马上又说道:“解释就是掩饰,你无论怎么解释,你就是个小偷。”听了这句话,我不禁对那位妇女有些厌恶,心想:这女的怎么这样,我好心帮她,她却这样说我。这时,那位妇女又说:“哼哼,小偷,快跟我去派出所。”说完,她便使劲拉着我,想把我拽下车,可我毕竟是青年,力气比那位妇女大,于是,那妇女又大喊:“快来帮忙啊。”旁边的人见状,都过去帮她,就在这时,一位大学生大喊了一声:“等一下。”

全场安静下来,大家都望着那位青年,他站在车门口,背着一个挎包。只见那位青年大声地说:“我刚才看到了,是那位阿姨自己从包中拿出手机而忘了把包关上。”我感激的望着那位青年,这时候,那位妇女还是不信,她说:“你说他不是小偷他就不是小偷吗,也许你和他是同伙呢?”我看着那妇女,心中满是厌恶,这时候,那个大学生又说:“那请你看看你有丢什么东西吧!”那位妇女这才意识到要先检查有没有丢东西,于是,她打开包,开始检查,检查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丢,我原以为那妇女会因此而道歉,谁知她竟对我说:“这次先放过你。”说完,她便骄傲地像只公鸡似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下了车以后,我走进那位大学生,感激地对他说:“刚才的事,谢谢你啊,要是没有你的帮助,我也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解围。”可是那个大学生竟捂住了他的包,警惕的望着我,他说:“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小偷。”他的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将我劈得愣住了。

等我反应过来,那位大学生已经走了,四周黑漆漆的,已经晚上了。我抬起头,望着空中的月亮,这竟是一轮残月,四散的云朵将月亮打得粉碎,只能透出一丝暗淡微弱的光。我看着这残月,脑里回放着今天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事,心想:现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已经像这残月一样黯淡、破碎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摇了摇头,转身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