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有一次补习社组织了一场辩论比赛,辩论的话题是:假话的利与弊。我以一句话把“敌方”的观点说死:“说谎不但是欺骗他人,还是在欺骗自己,如果每个人都说谎,自欺欺人,那多没意思呀!”

辩论后的几天,我在补习社的下课时间与朋友追逐打闹,他从午休间里拿个枕头朝我扔来,我则以一个华丽的转身躲过了枕头,只听“咣”的一声,老师心爱的玻璃玉龙掉在地上——碎了……

我们俩眼巴巴地看着地上的碎片,他突然跟我说:“我们是不是兄弟!”我坚定回答:“当然是呀!咋了?”他就说:“还是兄弟就行,看在兄弟的份上,帮我逃过一劫吧!”我听到了这句话后就想:到底要不要帮他呢?帮他就要说谎,那天辩论赛还昂首挺胸的,我要是在他们面前说起谎来,那不就是脸丢大了吗!可是我如果不帮他,那他就会被老师批评,回家又被爸妈骂……到底是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还是守卫兄弟的尊严啊?好纠结!

好吧!今天我就为兄弟豁出去了……我和他快要收拾完残局的时候,半路杀来个程咬金——老师。老师走进来就问:“你俩在干什么?”答曰:“乐于助人……为社会做出点贡献呗!”师问:“玉龙在哪?”我俩说:“玉龙要不在天上,要不就在陈老师那!”老师脸沉下来,说:“哦,那我出去一下,你俩可别淘气啊。”说完就走了,我俩又立刻拿起藏在桌子下的扫把继续收拾残局。

老师回来后,又问我们有没有动玻璃玉龙。我们直摇头说没有,老师有点怀疑,说:“真的?”我兄弟指着我说:“他和我一直在玩,您不信可以问他!”一直发愣的我一下子醒过来,应和着说:“对呀,对呀,我们一直在一起,没动过什么玉龙。”老师的脸再次沉下来。

放学了,我和他在等家长的时候,他跟我说:“谢谢你,兄弟!谢谢你帮我说了句假话,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一个问题。”我疑惑地问他:“什么问题?”他一本正经地说:“老师本来就知道我打碎玉龙,可为什么不揭发我?”我又问:“你怎么知道的?”他说:“我们打碎了玉龙,虽然收拾得挺干净,但老师还是发现了地上的碎片,就算老师没看见,可是今天陈老师没有来啊!这一点老师一定知道!”我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他说:“我明天就给老师写一份检讨书并向老师道歉。我要回家了,谢了,好兄弟!”

那一次,我选择了说假话,却发现其实并没有骗得过别人。而老师选择了沉默,没有揭穿我们的假话,只是为了给一次机会让我们思考问题、改过自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