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衣服一向追求风度,在我的世界观里,只有好看才是穿衣服的用途。而老妈不是,她喜欢温度,但我并不欣赏,她总是裹成一颗粽子出门,和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我脸上有些挂不住——带着一颗粽子老妈出门不知会惹来多少鄙视的小眼神呢。

我曾试着劝阻她少穿一件衣服,但她说:“不,我这么穿暖和啊。”

今天,我和老妈照样走去上课外班,我只披了一件大衣,而她又把自己缠成了颗粽子——又穿羽绒服又系围巾,还穿了条厚厚的裤子。我想“就这么短的距离,走几步就到了还至于穿成这样?”,望着自己薄薄的大衣和牛仔裤,再看看老妈的衣着,我不禁苦笑了一声,要知道出门时我已经试着让她脱掉一件,但得到是同一句回答,“暖和。”我为了不让行人看出我是她的女儿而故意向前猛走几步,把老妈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今天的天气不能说太冷,但有风,风吹在我的脸上、提着书包的手上,甚至穿透了我的裤子直接刺在我的腿上。嘿,真冷啊,感觉手脚都麻木了,我现在有些后悔没穿上羽绒服了,不知不觉身体也不由得打起哆嗦来。突然,身后扑来了一张温暖的大网,将我裹在其中,原来是老妈的羽绒服,她帮我穿上并把围巾也解下给我系上,看呐,我现在变成了一颗粽子,冷风立刻被屏蔽在外,从头到脚温暖起来。此时,我的心中只有一股暖流在慢慢升腾。

我裹着那件留有妈妈温度和味道的羽绒服,心里暖暖的,我将目光转向老妈,她和我并排走着,大手紧紧地握着我的小手,她的脸和手已经开始泛红,但她的脸上却一直溢着微笑。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安甚至羞愧,我伸手拽了妈妈一下,她立刻读懂了我的心理,说道:“今天的确冷吧,还好我穿得多,刚才都走冒汗了呢。”我知道妈妈不想让我不安,于是点了点头,其实内心早已认同妈妈的观点“要温度不要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