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为心留白,不肯“为五斗米折腰”,只要采菊离下,悠然见山的生活。李白为心留白,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只求放鹿青崖、骑访名山的淡然。

屈原不肯与世俗同流合污,发出“举世皆醉,而我独醒”的呐喊。给心灵留些空隙,才能走上人生的坦途。

智者给心灵留些空隙,他会放慢追逐名利的脚步,回归本心。

当今之世,物欲横流,放眼天下,真可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使人毫无精神,遂使心灵蒙尘,从而变得“语言无味,面目可憎”。

周国平有言:“世上有味之事,包括诗,酒,哲学,爱情,往往无用。吟无用之诗,醉无用之酒,诵无用之书,钟无用之情,终成一无用之人,却因此活得有滋有味。”梭罗隐居瓦尔登湖畔,在自然中,为自己的心灵腾出空间,清扫一方净土,终在丛林中完成《瓦尔登湖》。梭罗在喧嚣的都市中,心灵充斥着欲望,心为物累,使才思枯竭。当他远离城市,给心灵留些空隙,去追寻文学之梦,终梦圆自然。

智者给心灵留些空隙,他会褪去浮华的外壳,追求纯真。

北岛在《波兰来客》中写到:“那时的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一次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夜深人静,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在浮华面前,多少现代人放弃了追求,抛弃了梦想。是的,我们被时代压的喘不过气,我们终日忙碌,或许早已忘记我们的坚守与追求,只是在现实的海洋中随波浮沉。史铁生活到最狂妄的年纪,忽然残废了双腿,他的世界从此不再有欢笑嬉闹。他只身来到地坛,在花间蜂蝶和叶上阳光中,为被愁苦挤压的心灵腾出了空间,他思考着人生,思考着眼前的道路,在这一份宁静中,大彻大悟。“死亡是一个必然来临的节日。”心灵的空隙,让他在重压之下得以喘息,装进乐观,又奋力向前,登上了文学的巅峰,成为智者。

见惯了满月光华,完美无缺,那一弯弦月,却以沉默而睿智的空缺,让淡泊者窥见人生的真谛。正所谓“满易亏”,不要让心灵全部充满,留一些给自己体会寂寞,思索平凡的空隙。虽舍稻草之重,亦使身心如释万斤之负。

别忘了,走上坦途,要给心灵留些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