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那“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中所说的那样,记忆中的清明,总是下着蒙蒙细雨,今天也不例外,天阴沉沉的,好像就要下雨。

我和爸妈踏上了那条熟悉的青石板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手中攥着那枝已经有点蔫的黄菊花,前往爷爷的墓地。

周围的气氛肃穆而沉重,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全部都是一排排灰色的墓碑。我一边跟着父母走,一边发呆,直到老爸突然停下来:“到了。”

一块工工整整、冰冷而没有温度的石碑立在眼前。我轻轻将手中的金黄的菊花放在灰色的墓前,恭恭敬敬地鞠一个躬。趁着老爸和老妈还在打扫时,我安静地坐到用于隔开一排排墓碑的矮墙上休息,然后对着这漫山遍野的墓碑发呆。

自从我记事开始,每年的清明大多时候都是我们一家三口离开扫墓的“大部队”来到爷爷的墓前。事实上在我出生的6年前爷爷就已经去世了,我对他没有丝毫的记忆,也谈不上什么悲痛之情了。但就算是这样,每一年我们仍然要来到爷爷的墓前祭拜。

为什么呢?

平日里爸爸经常谈起爷爷,一般都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讲述爷爷从前“做过的一些好事啦”,“爷爷在爸爸眼里是怎样的啦”之类的趣事。但是一到清明,在爷爷的墓前,他就只是默默无语地为墓旁的两棵松树挂上鲜艳的飘带,脸上总是带着那么一种淡淡的哀伤。而如今我终于看透了那份哀伤里所含的情感。

也许,中国人扫墓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寄托那一份已经无法转达的思念吧。和自己的亲人再说说话的愿望已经永远无法再实现,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个日子,可以到亲人的墓前再陪着他(她)吧。

眼眶不禁有些湿润了,清明……寄托哀思的日子啊……

“该走了!”远远听到老妈的呼唤,我跳下矮墙,空中已经飘洒起的毛毛小雨,我们一家在静默中慢慢地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