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鹰击于长空之上,锦鳞游于蔚海之间,雪莲风姿傲然地在雪山之巅独自绽放。因为,长空、蔚海、雪山是属于它们的领域,唯有在属于它们自己的这片天空下,才能尽情地绽放生命的光彩。

眼看着落日回光返照般不甘地投下最后一缕余晖,西边天上的晚霞渐渐地隐去。广阔的天幕被灰蒙蒙的云雾笼罩,失去了蔚蓝的光彩。黑夜就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今夜,无辰,无光,无风。黑暗囚禁的大地陷入深层次的沉睡之中,静谧无声,唯有远处树林间晃动着蝙蝠的黑影,朦朦胧胧,飒飒作响,却又听不真切。

这一刻,我迷茫了,突然间没有了目标,在起伏不定的人生长河中无助地挣扎。就像蔚蓝大海上行驶的帆船,失却了方向,不知道驶向何方,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上,孤独地寻觅着目的地;就像雄鹰折断了双翅,丧失了翱翔的本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在蓝天下尽情地畅翔,凄凄惨惨戚戚。黑夜,总是那么可怕,令人无助,令人迷惘。

远处泛起微弱的烛光,在这漆黑无垠的暗夜里,令人迷醉。如广阔的大海上突然出现的灯塔,忽闪忽闪着微不可见的灯光,让迷途的小船焕发出生的希望,情不自禁地驶向那未知的彼岸。

可是,现实总是残酷而无情的,噩梦就这么地不期而至了。风暴肆无忌惮地咆哮着,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折了船桅,断了船桨。小船在大自然的力量中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如无垠之水,无根之木,随波逐流,渐渐地消失在天际,再一次失却了方向。

没有永远的风暴,也没有永远的风和日丽;没有永远的黑暗,也没有永远的光明。

海,逐渐平息,一缕红日渐渐地从遥远的海平线升起,如初升的婴儿,满怀着希望和热情。而那在风暴侵蚀下满是伤痕的小船却不曾抛锚,在梦的星空下戏耍,任凭披拂的海波上下翻腾,依旧安然无恙地屹立在海中,挣扎着开始孤独地远航。只因对梦的希冀,每一艘小船都从不疲倦地漂泊在海上,追逐着那飘忽不定的灯塔,寻觅着春暖花开的彼岸。

从未停息,总是追逐。在未知的天空下,为了梦的信仰,为了梦的追求,不怕阻挡,追寻着属于自己的天空。只为了大声地对世界说:“我曾经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