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像微风,拂过干枯的树梢;爱像细雨,滋润着干裂的大地;爸爸的爱就像这微风这细雨……

由于违反纪律,我和几个同学“被走读”。前几天还算好,没有坏天气,直到第三天,老天不再眷顾我们,竟下起了大雪!今晚可怎么走啊!前几天都有爸爸来接我,今天这样的天气车是骑不了了,看来我也只能自己走啦,唉!我不禁又叹了口气。

放学了,我走到了大门口,一股股寒风直灌进我的衣领,我不禁缩了缩脖子,怎么这么冷!脚下的雪被踩的吱吱作响,像是在嘲笑我这个被抛弃了的人,我的心情更低落了。

走出校门没有几步就听到旁边有人叫我,扭头一看,竟是爸爸!纷飞的雪中,他仿佛是一个雪人,爸爸在门外等了多久?爸爸走来接我回家吗?这一刻我的心隐隐疼了起来,爸爸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大衣给我穿上,又仔细地拉上链子,扶好帽子,又紧紧帽子上的拉绳,不经意间,爸爸的手蹭了我的下巴一下——冰,疼的感觉让我不由自主得打了个冷颤,爸爸虽穿了大衣,但在这冰天雪地中,手也冻得冰冷啊!爸爸的手常年操劳,粗糙的像干裂的老树皮啊!我的眼睛湿润了,爸爸多么不容易啊!我却这样不争气!

爸爸从大衣口袋掏出了两根细绳弯下腰,将我两条裤腿用绳子紧紧地扎了起来,借着那昏暗的灯光我清楚的看到爸爸那苍老的面庞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爸爸的头已经花白了,“走吧!”爸爸直起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说了这一晚上唯一的一句话。我们一前一后的走着,我在后面看着父亲那佝偻的背影,便想起来他脸朝黄土背朝天农忙时的景象,爸爸日复一日的为我们这个家操劳着,而我却如此不争气,眼泪簌簌落了下来……。

面对不争气的儿子,爸爸也依旧默默地关心着我,这个雪夜,这件大衣,这两根扎裤腿的绳子,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