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活负载于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时,当世俗的喧嚣与烦闷让我困于呼吸时,当眼前的世界让我暂时不屑于眷恋时,我总会闭上眼睛幻游于我的心灵憩息地,自由地呼吸清新的空气,涤荡我蒙尘的灵魂,静静地,听花开花谢,看云起云落。

在我的心灵憩息地上,有豪放派,婉约派的大诗人们。苏轼面对风流赤壁高唱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李清照手持凉酒低吟着“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有外貌丑陋、内心却闪耀着美的光辉的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有坚强、勇敢、执著、自信的平凡世界里的孙少平;有被称作“诗坛夜莺”的,散文“浓得化不开”的徐志摩;有在黑夜里寻找光明的,自认为是位“任性的孩子”的顾城……憩息地的背景是五色斑斓的,有红莲,有绿柳,有夹岸桃花,有落英缤纷……憩息地的音乐是唯美而动人的,有清脆悦耳的莺啼,有舒适可爱的蛙鸣;有凄美绝世的化蝶之音,有心灵相悦的高山流水……

心灵的憩息地是我受伤后的港湾,是我劳累后的驿站,更是我获得不息的奔跑动力的源头。

当我败得一塌糊涂,心中无限的信心荡然无存时,我总会走近普希金,他会微笑着念出“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伤心……一切都会过去……”那富有磁性的充满穿透力的声音总能驱走我心中的阴影,让我重拾自信,重新扑进生活这片汹涌澎湃的海洋,去搏击,去奋斗。

当我被浓浓的思念笼罩得几欲哭泣时,我总想起秦观的《鹊桥仙》,那一句“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时常令我眼泪纷飞,感情若是心有灵犀,即使知己存于海内,天涯若比邻!

在每一个清闲午后,每一个落日黄昏,我总愿躲进心灵的憩息地,随着庄生的蝴蝶翩跹而舞,随着王勃去看落霞孤鹜,秋水长天,随着杜甫去赏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心会随着他们而清爽、宁静、淡泊。

心灵的憩息地,我那些豪爽、清丽、大气执著、才华横溢的师长们,他们将永驻我心中,伴随着我到天涯海角到海枯石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