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风是有生命的。

春天,风,它又像一个美丽、温柔的姑娘,迈着轻盈的舞步,翩翩的来到大地上,用它甜美的歌喉,唤醒了小草,花朵,杨树,柳树。即使是下雨天,风也不会很冷酷,它还是会暖暖地来。

风累了,在炎热的夏天,它只偶尔拂过。在人们最需要它的时候,它却在一旁观望。每次骑着脚踏车,总听见一个声音在说着什么。那是风,它想提醒我,小心点,灾难随时会降临。

在夏末初秋的时节,风吹起了音乐,吹鸣了停战的号角,吹响了雄壮的国歌,吹动了中国人的心。新的一轮较量开始了。我开始从激情中冷静下来,猛然感到瑟瑟秋意。突然,我又听到风在呼唤,它抚摸着我的脸,说:“加油!”

最先呼唤冬天到来的要算是风了。它由温暖的春风变成了炽烈的热风,又由凉爽的秋风变成了冬天凛冽的寒风。这时,风最冷酷了,它像在宣泄。路旁的大树被风刮的左右摇摆,不是发出呜呜的声音。它像雄狮一样凶猛地吼着,夹杂着枯枝和尘土,刮来了冰天雪地的冬天。

不过风究竟不能掀翻一角青天,然后撞出去。不管怎样猛烈,毕竟闷在这一个小小的天地之间。吹吧,只能向这股海底起伏鼓动着的那股力量,掀起一浪,又被压伏下去。风就是这般压在天底下。吹吧,把地面吹的一片凌乱,自己照样是不得自由。

只有听平静的时候,夜晚黄昏,往往有几声低吁,像安静的老人,无可奈何的叹息。风究竟还是不甘被驯服。那就这样吧,天地把风这般紧紧的约束着。

但我还是期盼风,它有感情,与人类一样。它会怒,会喜,会阴,会阳。

期盼着,每一个有风的日子。

听,窗外,风的心在跳。